学院公告
当前路径: 首页>>学生园地
沙场点兵——杨建成专访
发布人:社会学院门户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15-04-16  点击数:

杨建成,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09届社会班学生,在2013年毕业前夕参军入伍,从军两年,2014年退伍归校。在当兵两年中连获嘉奖,在司机训练营三百多人中被评为“十佳学兵”,在义乌场站被评为优秀士兵并受到嘉奖。在我们的大学生活中有机会结识这样一位师兄,能让我们明白何为投笔从戎的拳拳报国之情。

 

1.下定决心,从军报国

记者:我们学校有几千人,却只有九人选择参军,师兄选择去参军的原因是什么?

:我选择去当兵主要有三个原因。首先,我相信每个人尤其是男孩子都对军营生活心存一种憧憬、向往的情怀,都被军旅生活所吸引,当然我也不例外,尤其是看过《士兵突击》这部电视剧之后,让我更加坚定迈入军营的心。我们都有着爱国热情,那么参军就是最符合实际而且最有效的方法。保家卫国一直是我的一种信念。作为一名大学生,为国家服兵役也是我们应尽的义务。当时我们的信息交流还不如现在那么方便,之前的时候我一直都不知道有征兵这回事。直到大四,我和几个同学在网上浏览就业信息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征兵的消息,当下决定去当兵,当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真的是非常幸运。其次,现在国家对大学生应征入伍的扶持力度很大,无论是在退伍后的考研、就业方面,还是在经济补偿方面。最后,我觉得我去当兵是对我爸梦想的一种延续吧。当年,我爸也想当兵,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没能成功,这次参军也算是圆了我爸一个梦。

 

记者:在考虑是否参军时候,有没有一些阻碍的因素?比如说父母的阻拦、朋友的劝说等。师兄你是怎样权衡的,最后是什么让您下定了决心?

:说到这点我真的很欣慰,我出生在一个和谐、温馨、民主的家庭。我的父母从来不会强迫我去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,只要我想做的是合情合理,我的父母都会支持我,所以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父母。参军是为了圆我的一个梦想,我希望可以借此磨练自己的意志,让自己成长,因此下定了决心。我的父母理解并且支持我,他们也鼓励我进入军队,保卫祖国。

 

2、初入军营,艰苦与磨砺并存

记者:请问师兄您进军队的时候有没有很想家?

:有是有,但是没有很严重。我初中十二岁就开始住校了,已经习惯集体生活了,没有像其他战友一样因为想家而哭。我当时一到军队,手机就被收上去了,排长把他的手机给我们,让我们给家里报平安,我打了个电话给我妈,讲了一句话我妈就哭了,但是我忍着没哭。后来有一次出去买东西,用小卖部里的公用电话打电话,打给我爸,没人接,打给我妈,也没人接,后来打给我哥,电话滴滴滴地响,过了许久才有人接,接通的那一瞬间觉得特别委屈,心里很酸,但是当时我也没有哭。我想,这也是军队对人的一种锻炼吧,当兵两年是不能过年回家的,所以两年来我都是与家人分离的,虽然很想念他们,但这也使我更加坚强、更加独立。

 

记者:初入军队,军队里的严谨和艰苦训练与大学生生活有很大差距,新兵连的三个月是最难受的三个月,请问师兄有什么难适应的地方吗?如有不适应,怎样去克服?

:其实训练方面还好,因为我当的是海军,训练强度和陆军、武警相比还是稍弱一点的。前期训练不会太强,他们会在你的身体适应这个强度以后再慢慢加强。我在新兵连的三个月是在浙江省的岱山岛上度过的,最大的不适应应该是气候吧。我从小在北方长大,南方湿冷的气候让我很不适应。在新兵连的时候不仅要训练还要干活,掏水道、扫地,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,又没时间洗衣服,训练后的衣服和鞋子又湿又臭,又没办法洗,穿着特别难受,只能忍耐啊,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跑步训练的强度也是逐步加强的,一开始是让我们跑十圈,一圈大概700米,跑完后又一圈一圈地增加,好像没有尽头似的。我们班有几个人体力比较差,四个比较能跑的人就用打背包的背包绳拉着他们,一圈圈地坚持。这关系到全班的考核,所以我们需要互相帮助。在我的印象中,最困难的就是在我们体力透支的最后几十米还要进行冲刺,那真的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,在不可能的地方超越自己。在新兵连时,我的饭量也变得很大,最饿的时候挺大的不锈钢碗可以吃满满两碗米饭,甚至觉得只要是有菜汤都是很香很香的。或许这就是军队,它不仅仅锻炼你的身体,同样,它也打磨一个人的内心,让你在最最难受的时候也要坚持下去向前冲,所有的坚毅和勇敢,都是这样被锻炼出来的。

 

记者:我们都知道军队生活是充满艰辛与挑战的,对师兄您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师兄您是怎样坚持下来的?坚持下来的原因又是什么?

:最大的挑战应该是生活规律的改变。以前在家和学校过惯了懒散的生活,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,想不叠被子就不叠被子,总的来说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比较自由。可是在部队就不同了,每天做的事情都有严格的规定。被子必须得叠,而且要叠成豆腐块,物品摆放也要有规则,做事都要非常规范。刚开始时,我们的被子叠不好,检查时会被直接扔出去,甚至从窗户里直接向外扔。为了能叠成豆腐块,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练习。军队冬天规定六点半起床,班长五点半就把我们叫起来整理内务,被子要不断地叠、不断地压,实在不行就用金属的板凳在上面压。检查内务是很严格的,被子的缝隙间不能放进手指。我们对门班级里曾有一个人,叠被子时用了别针,被发现后受到了很严厉的惩罚。当时我为了练习叠豆腐块下了很大的力气,最后很宣、很厚的被子都被我压薄了。只要平时多多练习,就一定会有成果的。我加入了军队就没有想过中途放弃,也从来没有后悔过,因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那么就只能改变自己去适应军队生活。我时刻都在提醒我自己:你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,在军队里,你代表的是中国政法大学,如果做不好,丢的是中国政法大学的脸,是所有大学生的脸。那时我在班里担任副班长,所以我做任何事,不管是内务还是训练都对自己要求很高,多次被评为“训练标兵”和“内务标兵”。

 

3、军队日常——同甘共苦,低调做人高调做事

记者:军队的凝聚力是非常强的,您觉得是什么把大家联系在一起的?大家是抱着怎样的信念来参军的?

:我认为有两点。首先,主要是爱国情。当今我们国家周边环境都不稳定,尤其是东海和南海领域,而我就在东海舰队服役,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针对钓鱼岛和台湾,战备任务非常紧。每个人当兵都是为了保家卫国,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祖国和我们爱的每一个人。如果连我们内部都不团结,怎么会有战斗力,又何谈保护国家,保护人民呢!其次是战友情。这和在学校里是不一样的。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“人生四大铁”,“一起同过窗,一起扛过枪”,一起扛过枪的指的就是战友。我们一起吃一起住,一起玩一起乐,一起哭一起笑,一起训练一起受罚。部队有句话说得好,“一人犯错,全家受罚”,任何人代表的都不再是他自己,而是一个班、一个排,所以我们做什么事的时候都不会只考虑自己,而是考虑整体,当每一个人都有这样一个相同的念头时,军队整体就会产生一种凝聚力。

 

记者:师兄您有说到“一人受错,全家受罚”,那么您有没有因为别人犯错导致自己受罚而感到委屈、埋怨呢?

:对于这句话我有比较深的体会,不过部队就是这样的,我也不会觉得委屈。我们当时刚到新兵连的时候,并没有这种意识。我记得我刚当兵差不多半个月的时候,我们班有个战友犯了错,我们班十二个人一起被罚做俯卧撑,我们就在宿舍那狭窄的走廊里做了两百三十四个俯卧撑。最后筋疲力尽趴在走廊上的那一刻我真是深深地体会到了“一人犯错,全家受罚”这句话的蕴意。不过这次也让我们得到了教训,我们每个人在做事时都不再只会考虑自己,自己一个人的行为是会牵连到全班的,也因此不会再犯幼稚的错误,我们做什么事都会考虑到别人,因为我们是一个共同体。

 

记者:在军队中,合作是必然的,竞争也是必然的。听说师兄在新兵连连获嘉奖,在司机训练营中的三百多人中被评为“十佳学兵”,在义乌场站被评为优秀士兵并受到嘉奖。师兄如此优秀,在众人之中成为佼佼者,师兄您觉得是什么使您获得这么多的嘉奖?您如何去看待合作中的竞争?

:这个问题问得很好,这也是我当兵时感受颇深的一点。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,就八个字——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。这八个字大家都听过,但是怎样去理解是很重要的。在部队这两年我可能已经领略到皮毛了,以前总是感觉自己懂,实际是没有的。大学生士兵在部队本就是小群体,单位领导对我们也会高看一眼。其实别人高看自己可以,自己绝不能高看自己,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,不要觉得自己是大学生就了不起,学历高不代表能力强,要把自己摆在和其他人同等的位置上去训练,抱着一颗平常心,来到部队大家就都是一样的。部队不同于学校,我们需要从零做起,学习很多新鲜事物,所以做人一定要低调,这也就是所谓的“低调做人”。但是工作时就要发挥自己的特长了,要让别人对你刮目相看。因为我的字写得比较好,文化水平与其他人相比也比较高,所以写文章、抄写资料时领导喜欢找我来做,新兵连时我写的文章就曾多次被刊登在新兵连训练团的周报上。我觉得有机会就一定要勇于表现,要学会抓住机会,这也就是“高调做事”。工作的时候一定要认真负责,虚心请教。因为我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,所以我在义乌场站的时候担任文书,这个岗位特别重要,一点问题都不能出,否则可能会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,在这个岗位上的一年多来我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,没有出一点差错,领导和单位其他战友对我的评价都很高。作为法大的学生,有这样的成果我还是很自豪的,只要自己努力做,做得好,该得到的东西都会得到的。

 

记者:在军队中肯定发生了许多事,有什么让您最难忘的吗?

:应该是在新兵连里过生日。我记得那天我是和另一个战友一起过的,那天晚上我们的战友宿舍灯给关了,每人手上拿着打火机充当蜡烛,黑夜里,伴着那特殊的“蜡烛光”,战友们给我们唱了生日快乐歌。然后我们排长突然进来了,那天晚上点名过后,排长把我们带到操场上,让我们全排的人给我们唱生日快乐歌,当时觉得特别温馨。我想这应该是我这辈子过得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记者:离开新兵连后进入司机训练营后情况有没有什么变化呢?

:进入司机训练营后并没有变得轻松,那时候有很多理论考试,关于汽车的构造、维修保养等等。每周或者每半个月排里会举行一次考试,全营一共会举行两次考试,每次考试后都会有评比。我刚刚进入司训营时还不太适应,心里很压抑,书也看不进去,第一次考试准备不充分,结果只得了60分,很差的。后来排长把我叫出去批了一顿,说是脸都被我丢尽了,作为一个大学生,尤其是一个从法大来的大学生,被人那样数落心里真是很难受。再有考试我就极为重视了,根据重点集中复习,专心地复习各种专业知识,因为这不仅关系到我个人,更是关乎中国政法的颜面,所以后来我的成绩都是很不错的,很久都是免考。

 

4、离开军队,心念过往;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

记者:师兄您退伍肯定有很多不舍,有没有想过要继续留在军队里或者是考军校?

:退伍时有很多不舍,回家的前一天夜里我彻夜难眠,不过征兵的时候就想好了以后肯定是要退伍的。因为在军队久了难免会与社会脱节,这样子我在大学里学的东西就会被白白浪费掉,大学生在军队里转业也比较困难;还有就是我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去考军校了。

 

记者:那现在师兄退伍回来有什么打算?

:现在已经回来了,就要为以后的工作生活做打算了,我前几天刚参加了国考,这几天正在准备北京市公务员考试,接下来还会找其他的实习机会,多参加几次面试,不管结果如何,就当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。老实说,我没当兵前就只有读完大学就考研的想法,当兵后,我的心态真的变了。我觉得自己应该要多尝试不同的东西,看问题不再单一,而是多元化。

 

记者:军队的生活和师兄您现在的生活有什么相似之处?在军队里培养的品质对将来有何影响?

:这两种生活唯一的相似之处应该就是我们都过集体生活,其他的都很不一样。我觉得我当兵后,心理承受能力提高了许多,能够吃苦耐劳,平时做事也更注重效率,为人处世方面更加得体了,人也更加稳重了。集体意识比较强,生活习惯也很好。我回来后老师也说我变了很多。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是对于“低调”与“高调”的理解,这是过去的我不曾深刻思考的。这两年的磨练,身体的变化是次要的,最重要的是心灵的变化。从前进食堂吃饭,把帘子撩开就自己进去了,也不会在意身后的人;但现在我会把帘子打开让后面的人先过。两年的军旅生活让我更加坚强、更有耐力,意志也更加坚定了。这是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无法体会到的。这两年,对我个人而言是一种蜕变,是慢慢走向成熟的蜕变。所有这些在未来都会发挥它的作用,我相信这一点。

 

记者后记:通过这次采访,我们从杨建成师兄身上了解到了真真正正、原汁原味的军营生活,让我们对军人们肃然起敬,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了师兄志存高远、勤奋刻苦的精神以及在军队中培养出的“低调做人,高调做事”的稳重心态,军队生活磨练的不仅是躯体,更是品质和意志。虽然军队生活离我们很遥远,但是它培养出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借鉴的。

 

记者:许熙淼  杨小珠  罗琴  龚倩

整理:社会学院实践部

中国政法大学京公网安备:110402430029
学校邮箱:cupl@cupl.edu.cn查号电话:010-58909114
海淀校区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昌平校区: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27号

中国政法大学社会学院
办公电话:暂无
办公地址:暂无